感谢上帝的给予

昨天,田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奇怪的作业——带两个熟鸡蛋到学校去。 今天上午,我和我的同伴们开始了猜测:碰蛋?观察鸡蛋?……我们都疑惑不解,没办法我们只好拭目以待。终于,田老师在上午第一节语文课上揭晓了答案!原来,田老师是让我们用稀奇古怪的方法来进行剥蛋比赛——这次我们比的是单手剥鸡蛋,只能用一只手,不能用别的地方。速度最快,而且还要保证蛋的完整,如果你这两样都做到了就可以成为冠军。 第一局结束了王若瑜是冠军,接着第二局的比赛开始了。田老师又抽了4个同学,当我看到我的名字也在里面时,高兴得一蹦三尺高,第一个冲到比赛的地方,准备参加比赛。比赛开始了,一听到田老师的下令,我的心好像被针猛扎一下,我马上用拳头用力地摁鸡蛋。可是鸡蛋半天也没有动静。我想:可能是我太心急了吧!这时我忽然想起了妈妈以前说过,鸡蛋的大头是空心的,里面是空气,所以大头比较容易碎。我一想起这件事,立刻就把手按在了鸡蛋的大头上。果然,我稍一用力,鸡蛋的大头立刻就碎了。我高兴得很,再加上我的许多好朋友看见我把鸡蛋的大头给弄碎了,就一起为我欢呼雀跃。这时,我那种骄傲的、着急的劲儿又上来了,我稍微快了一点。忽然,有一片小小的蛋白掉了下来,这可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只好静下心来想:如何剥鸡蛋可以即剥的十分完整又非常快呢?我想啊想啊,好像想起了什么。记得以前我吃鸡蛋的时候,看见鸡蛋上有一层薄膜,可以把鸡蛋壳给粘在一起,即使鸡蛋壳碎了,有了它的帮助,蛋白也可以粘在一起。想到这儿,我就马上找那层膜。膜十分好找,就在大头的旁边。我小心翼翼地剥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我就把鸡蛋壳给剥完了,而且剥的十分完整。接着我又仔细观察了几遍,发现还有一些蛋壳还粘在蛋白上,我把它们给吹走了。啊,我终于剥完了,我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平静了许多,心想:原来剥这小小的一个蛋壳居然比我想象中的难多了,看来做每一件事情,即使是再小的事情也要认真仔细地做呀! 这时,同学们看见我第一个成功完成了,一大堆的欢呼声从人群中响起。有的同学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走到我面前来赞扬我,还有的同学在下面窃窃私语:有的说:“这次比赛童柯铭一定是冠军!”还有的说:“其它选手一定比不过童柯铭了!”这使我心里美滋滋的。 最后的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得了冠军!比赛结束后,田老师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让我们比这次赛,田老师告诉我们前几天,她看见新闻上有一篇令人十分感动的新闻,新闻中讲一个两只手都没有的三岁孩子,却可以用脚拿起一块饼干,我听了心想:我们的身体是上帝给的,有些残疾人虽然他们缺手少腿的,但他们也坚持了下来,我们健全的人更应该向他们学习呀!

相关评论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