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

自打施行“二胎政策”,我的内心就久久不能平静。尽管我一味地制止,但是爸爸妈妈就像哆啦A梦的口袋一样,总能找到一个适合的理由,把我打发回去。和大多数孩子一样,我无非就是害怕传说中的“二宝”,把自己的东西都夺走罢了。“斗智斗勇”了一段时间,我也乏了,久而久之,就懒得再理会了。2016年9月26日凌晨三点,一个与我血缘最亲近的丫头诞生了。我去看她是在第二天。当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的脑海中冒出两字:好丑!皱巴巴的皮肤,眼睛就是一条缝,要睫毛没睫毛,要眉毛没眉毛,我开始怀疑:是不是抱错了?一点儿没有我们家的优良基因。光是这一点,她就够令我排斥的了。小家伙的名字也很有特点,叫“”。爸爸说,猫有九条命,好养活。虽然乍一听有一点怪,但是多读几遍好像还是挺好听的。俗话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在之后的几个星期里,猫猫变漂亮了!眼睛变大了,又圆又亮,好像两颗大葡萄。原来又干又皱巴的脸蛋也变成了嫩滑的丝绸,连眉毛和睫毛也冒出了头。干瘪的“小干猫”变成“加菲猫”了。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她咧嘴一笑,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的肉堆在一起,让人好想捏一把。从那以后,猫猫就经常眼巴巴地盯着我,张着嘴冲我傻笑,口水“哗”地一下全流下来。而我每次都挡不住她的“超强攻击”,败下阵来。渐渐地,我也就接受了“妹妹”。能配上这个词的小家伙,好像也没有那么恐怖吧!猫猫最喜欢听童谣了。每次一念童谣,她总能安静下来,而我一说到“一只小懒猫,从来不洗澡,大家嫌她脏,不愿把她瞧。”猫猫就会笑成一朵灿烂的花,这时候,她总会“嗯”“啊”地叫几声,小手七上八下地挥舞,两条腿在被子里乱踢一气,好像知道我在喊她。猫猫在回应我,跟我说话呢!你说这样的妹妹,怎能不叫人疼爱呢?妈妈说的真没错,血缘是一种神奇的东西。现在我终于领悟了。就连同学也调侃我:“以前还口口声声说不要妹妹,怎么现在到哪儿都是猫猫呀!”我笑了,笑得有些尴尬。现在想想,大家都是独苗,而我有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猫猫”,我是多么幸运啊!

相关评论

【下一章】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