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记事

我在这里生活了十五年。 最初的时候我家住在煤砖厂,金沙江边的一个小地方。我每天都要起一个大早,走上一段路去上幼儿园。楼上的婆婆很友善,每天都来找我玩。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位叔叔,每次一见到我就叫我大灰狼,我纠正他说我是小白兔,他就更开心地叫我大灰狼,为这事我哭过好几次。奶奶经常带我到金沙江边玩,装一小包炒瓜子,一坐就是一下午,暖暖的阳光照得金沙江也暖暖的。 后来我们搬到了花鸟市场,房子的一侧全是小动物,另一侧是幼儿园。我那时候可独立了,天天自己上下幼儿园,周末约着好朋友逛花鸟市场,今天喂喂小兔子,明天逗逗小。路口有一家牛肉粉店,我几乎每周都要去吃一次。有时候晚上和好朋友一起,到广场德克士的儿童乐园去玩。阳光透过树叶照在红砖房上,凤凰花从高高的枝头飘进谁家的窗户里? 上小学的时候就搬到清香坪了,每个周六要自己坐半个小时的车到炳草岗的少年宫学跳舞。有时候去早了,就蹲在竹湖园的湖边看鱼,看荷花;有时候下雨了,就在教室门口的花坛里捉蜗牛。我最喜欢的就是躲在树荫底下,看老年合唱团排练。 记得有一个假期住在外公家,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床跟外公去爬山。爬上山顶的时候,天刚蒙蒙亮,万家灯火阑珊。那时就觉得大概没有什么地方比这更美了。 到目前为止,我人生中最不寻常的经历,大概就是徒步走过了炳草岗大桥。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攀枝花人引以为傲的炳草岗大桥是真的很大!而且很长! 有一次很晚了,打车回家。坐在车上老远地就看见亮着灯的炳草岗大桥,觉得简直是美呆了。等车开上了桥,往下一看,这才是真正的万家灯火阑珊,比我在山上看到的美多了!一侧的公路上,路灯投下昏黄的灯光,偶尔有车“唰”地开过,流露出一种恬静释然的美;另一侧,高楼华灯,密密麻麻的灯光好像悬在空中,像一片五颜六色的星空。黑夜真的是一块很好的幕布,这座城市在幕前尽情地展示着自己的美。那一刻,我觉得外滩的夜景也不过如此吧。 在攀枝花土生土长的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养成了一个坏毛病:晚上不吃水果就睡不着。大概是这里的阳光太暖,宠坏了水果,水果太甜,宠坏了我吧。到别处,哪去找手里捧着,嘴里嚼着的这份甜呢? 迄今为止,我生命中的一切一切,都从未离开过这里。关于过去的一切回忆,都被揉进了这温暖的阳光里。往南的地方夏未眠,这座年轻的城市,正在焕发着勃勃的生机。我不曾经历过它的衰败,不曾了解它的过去,但我知道,我们在一起成长,我们必将迎来属于我们的光辉岁月。 如果可以毕业了我们一起留在攀枝花吧,周末的时候聚在一起打打麻将喝喝茶;如果可以毕业了我们一起留在攀枝花吧,晚上一起看看夜景散散步;如果可以毕业了我们一起留在攀枝花吧,等到老了一起坐在路边晒晒太阳。就这样,日子慢慢过。 城是一朵花,花是一座城。我们都在努力,为了你而努力,待你百年,更会是繁花似锦。 我爱我家乡,我爱攀枝花,亲爱的你,五十周年快乐。

相关评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