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五日

八月十五日 确实,世界上人最需要的东西莫过于情。我感觉到,绿蒂不愿失去我,而这帮孩子更是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我每天一早就去他们那儿。今天我去了,去为绿蒂的钢琴校音,但这事今天没能办成,因为孩子们缠着我,要我给他们讲故事,甚至绿蒂也让我满足孩子们的心愿。我给他们把晚餐面包切好,他们从我手中接面包就像是从绿蒂手里拿到的一样,个个都非常高兴。我给他们讲了那位由一双神奇的手送饭来吃的公主的故事。我由此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一点请你相信。我真感到惊讶,这个故事竟给他们留下了这么深的印象。因为我在讲的过程中往往添油加醋,第二次讲的时候上次编造的情节就给忘了,这时孩子们立刻就会说,这和上次讲的不一样,所以我现在正练以抑扬顿挫的唱歌的音调毫不走样地一气儿就把故事背诵下来。我从中领会到,一位作家如果他的书再版时将故事作了修改,改了以后即使艺术上好多了,那还是必然会损害他的作品的。我们总是愿意接受第一个印象,人生来就是这样,最最荒诞不经的事你也可以使他信以为真,并且立即记得牢牢的,谁要想重新把它推翻或者抹掉,谁就是在自找麻烦! 八月十八日 难道非得如此:使人幸福的东西,反过来又会变成他的痛苦之源? 对于生意盎然的大自然,我心里充满了馨之情。这种感情曾给我倾注过无数的欢乐,使周围世界变成了我的伊甸园,可如今我却成了一个令人难以忍受的、专给别人制造痛苦的人,成了一个折磨人的灵,无处不在将我追逐。以前我从岩石上纵览河对岸山丘间的丰饶的谷地,看到周围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我看到那些山峦从山脚到峰顶都生长着高大、茂密的树木,那些千姿百态、蜿蜒曲折的山谷都遮掩在可的林木的绿荫之中,河水从嗫嚅细语的芦苇间缓缓流去,柔和的晚风轻轻吹拂,片片可的白云从天际飘浮而来,在河里投下自己的倒影;我听到小鸟在四处啼鸣,使树林里充满勃勃生机,千百万只蚊蚋在夕最后一抹红色的余晖中大胆地翩翩而舞,落日最后颤颤的一瞥把唧唧鸣叫的蟋蟀从草丛中解放出来了,我周围一片嗡嗡嘤嘤之声,使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地上,一片片苔藓从我站立的坚硬的岩石上夺取养分,生长在下面贫瘠的沙丘上的、枝干互缠的簇簇灌木为我开启了大自然内部炽烈而神圣的生命:这一切我都摄入自己暖的心中,处在丰富多采、森罗万象的大自然之中,我觉得自己也飘然欲仙了,无穷世界的种种壮丽形态都栩栩如生地在我心灵中跃动。巍峨的群山将我环抱,我面前是一个个深谷,道道瀑布飞泻而下,我脚下条条河水哗哗而流,树林和山峦也鸣声作响;我看见各种不可解释的力量在地球深处相互作用,彼此影响;在大地之上,天空之下繁衍着千姿百态的生物,而每种生物又呈现出形形色色、千差万别的形态;还有人,他们家家住在小屋里,定居在一起,好共同来保护自己的安全,并以为他们是这广阔世界的主宰!可怜的傻瓜!你把一切都看得如此微不足道,因为你自己就那么渺小。——从无法攀登的高山,越过人迹未至的荒漠,到无人知晓的海洋的尽头,永恒的造物主的神无处不在飘荡,并为每颗能够听到他声音的有生命的细尘末灰感到高兴。——啊,那时我常常渴望借助从我头顶飞过的仙鹤的翅膀,把我带往茫茫大海之滨,从这位无穷无尽者那只泡沫翻腾的酒杯中喝饮那激荡的生命之欢乐,只要片刻时光,让我胸中被限制的力感受一下那位在自身生出万物、通过自身造出万物来的造物者的一滴幸福。 兄弟呀,只有想起那些时光,我心里才会欢畅。我想竭力去重新唤起、重新言说那些无以言说的感情。单就此事本身便将我的灵魂提升到超出了自己的高度,随之我也加倍感觉到自己目前处境之可怕。 在我灵魂之前仿佛拉开了一幅幕布,无穷无尽的生活之舞台在我面前变成了永远开启着的坟墓之深渊。一切都是转瞬即逝,一切都倏忽而过,生命力很难长久保持,啊,它将被卷进激流,被波涛吞没;并在岩石上撞得粉碎,这个时候你能说“这是永恒的”吗?没有一个瞬间不在耗损你和你周围亲人的生命,没有一个瞬间你不是破坏者,也不得不是破坏者;一次最最普通的散步就要葬送千百只可怜的小虫子的生命,一蹴脚就会毁掉蚂蚁辛辛苦苦营造的房舍,把一个小世界踩为一座羞辱的坟墓。啊,触动我的不是世界上罕见的大灾难,不是冲毁你们村庄的洪水,不是吞噬你们城市的地震;伤害我心灵的是隐藏在大自然中的耗损力,它所造就的一切无一不在摧毁它的邻居,无一不在摧毁它自己。想到这些我便心惊胆颤,步履踉跄。围绕我的是天和地,以及它的织造力,我所看到的唯有永远在吞噬、永远在反刍的庞然大物。 八月二十一 清晨,我从噩梦中醒来,向她伸出双臂,结果是竹篮子打水;夜里,一个幸福无邪的梦捉弄了我,仿佛我在草地上坐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手,印上千百个吻,随后我在上找她时,又是海底捞月。唉,我在半睡半醒中昏昏聩聩地向她摸索,摸了一阵就完全清醒了。——一股泪流从我压抑的心中迸涌而出,面对昏暗的前程,我绝望地哭了。 八月二十二日 真是不幸,威廉,我有充沛的活力,却偏偏无所事事,闲得发慌,我不能游手好闲,却也什么都干不了。我没有了想象力,失去了对大自然的感觉,书籍令我讨厌。倘若我们失去了自我,也就失去了一切。我向你发誓,有时我希望当一名短工,只是为了每天早晨醒来时,对来到的一天有所期待,有所渴求和希望。我常常羡慕阿尔贝特,看到他埋头在文件堆里,心里就思忖,要是我处在他的位置上,该有多好!好几次我曾想要给你和部长写信,在公使馆里谋个职位。你曾很有把握地说过,公使馆不会拒绝我。我自己也相信这一点。长时间以来部长一直很喜欢我,早就劝我找点事做;有个把小时,我也真想要这么办。可是后来我再一琢磨,便想起了那则马的寓言。这匹马对自由感到厌烦了,便让人加上鞍子,套上辔头,结果差点儿让人骑垮。——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亲朋友,我心里要求改变现状的渴望,不也许正是一种内心里颇不愉快的厌烦,那种处处对我紧跟不放的厌烦吗? 八月二十八日 真的,要是我的病能治得好,他们是会给我治的。今天是我的生日,一大早我就收到阿尔贝特的一个小包裹。打开包裹,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即刻映入我的眼帘。我与绿蒂初次相识时,她胸襟上就结着这个蝴蝶结,自那以后,我曾求过她多次,让她把蝴蝶结送我。包里还有两册十二开本的小书——韦特施泰因版的荷马袖珍本。这个版本是我早就想要的,免得散步时总带着我那本埃内斯蒂版的大厚本。看,没等我开口他们就满足了我的愿望,他们善察人意,总是想方设法送给我一些我所喜的小礼品,以表达他们的友情。这些小礼品要比那些光彩夺目的礼物珍贵一千倍,那种耀眼的礼物是馈赠者用来侮辱我们,以满足他们自己的虚荣心的。我千百次地吻着蝴蝶结,每次呼吸都将种种幸福的回忆啜入心田,于是我便沉浸在幸福的日子里。这样的日子只有不多几天,现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威廉呀!事情就是这样,我不抱怨,生命之花只不过是幻象!多少花朵凋谢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结了果的寥寥无几,而果实能成熟的就更是稀少!不过,世上的果实还是足够的;可是,我的兄弟呀,对于这些熟果难道我们可以不加理会,可以瞧不起,可以不去享受而任其烂掉吗? 再见!这里的夏天很美;我常常坐在绿蒂的果园里的果树上,手里拿着摘果长杆,把树梢上的梨子采下来。她则站在树下,取下我从长杆上递给她的梨。

相关评论